猎户星免费在线写诗软件作者的采访

有猎户的介绍 grin


潇湘晨报报道: 写诗软件: 当艺术遭遇技术
提交: 猎户 日期: 2006-10-25 点击次数: 188

  2006.10.25 <潇湘晨报>之深度调查版面刊登了记者 吴通清 的报道: 《写诗软件: 当艺术遭遇技术》.这是我第一次接受面对面采访,文中难免有些八卦的东西被记者挖出来,看了不准笑.:) :)

  全文如下:

   写诗软件:当艺术遭遇技术
   来源:潇湘晨报,文/晨报记者 吴通清 图/记者 朱辉峰 摄
   核心提示
     这是一个诗人落寞的年代,而引发这起“诗歌血案”的只是一名普通的电脑程序员。

     一个偶然的机会,出于对现代诗“不知所云”的义愤,一个小时不到,他就编出了一个小程序,随便什么人,只要输入几个关键词,60秒不到就可以写成一首诗。
   对话:“我没有伤害艺术”
     “猎户星写诗软件”的出现,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在它的背后,是一个网络青年——猎户。是他伤害了艺术?还是艺术伤害了包括他在内的青年人?

     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

     记者(以下简称记):刚毕业就在政府机构上班,应该很受人羡慕的,你为什么辞职不干了?

     猎户(以下简称猎):当时“中关村”的概念炒得很火,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有很多东西我要去学。我喜欢技术行列里简单的人际关系,没有从政当官的志向。

     记者:十年时间,你一直在软件开发行业里做,而且去了那么多城市,想过到比如微软、联想这样的大公司里谋一份职吗?

     猎户:没必要。首先我的工作能养家糊口就行了;其次,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想做就做,不想做也没人逼你。闲时还可以健身、旅游,上班族就没有那么自由了。

     “艺术是无法伤害的”

     记:有人说你“恶搞”了诗歌,是这样的吗?

     猎:既认可又不太认可。我的初衷纯粹是为了好玩,结果却整了诗歌。

     记:有人说“写诗软件伤害了艺术”,你是怎么看的?

     猎:对我来说,谈不上伤不伤害艺术。唐代是一个诗的国度,不也涌现出了“张打油”这样的诗人吗?现代诗也一样,不可能受到伤害。如果机器都能够伤害到艺术,这还是艺术吗?

     记:“写诗软件”推出的产品,你觉得它会有生命力吗?

     猎:唐诗留传下来的也只有5万多首,猎户星网站(http://www.dopoem.com)一个月下来就产生了26万首诗,还是有群众基础。有人说这些诗歌是“胡言乱语”,但你能说26万多首都是胡言乱语吗?这些诗歌是根据网友输入的关键词,根据程序做出来的,应该有现实意义。当然,有没有艺术性,鬼才知道。

     “不喜欢与人当面过招”

     记:如今你出名了,习惯很多人打扰你吗?如果有人要你与赵丽华面对面过招,你愿意吗?

     猎:谈不上出名,出名也不是我的追求,我不喜欢在公众面前曝光,也不喜欢与什么人面对面“过招”,那是别人的炒作。

     记:使用你的“写诗软件”作出的诗著作权、版权归谁?

     猎:我只提供自动写诗的程序,但具体的诗作则是网友的,作者不是我。我的网站里明确规定,网友文责自负,不得涉及政治、色情等。
   作家观点:写诗软件只是游戏和娱乐
     著名作家王跃文认为,文学创作本身是很严肃的,是需要有天分的,但是“诗机”应该更多地倾向于游戏和娱乐,文学界也没有必要反应如此强烈,“别跟游戏较真”。不过,对于这些诗歌的生命力,王跃文还是持否定态度。

   写诗机作品
     《无题》

     春雨如同杨贵妃的迷离/结伴的少年, 苏飞的梦魇/火柴如同关睢的哀鸣/xjb的围炉/在酒色的芬芳中拥抱着你的目光

     《常叹息月》

     眺望众神死亡的山川上枫叶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笛声呜咽 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山川/一个叫秋风一个叫雨季/我的笛声呜咽 泪水全无/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枫叶一片/明月如镜 高悬山川 映照千年岁月/我的笛声呜咽 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山川

     《猎户伐木工的生活》

     猎户伐木工, 不到30岁/住在我们不知道的浏阳河的小洲里/白天出门到水里狗刨三千米/晚上看《从哈勃看宇宙》/不吃喝嫖赌/不打麻将/现在/他那里/已经打霜了
   写诗软件:当艺术遭遇技术
     猎户编出的诗歌软件,被网友们借机发挥成了恶搞的工具。
    
     9月30日,网易与之合作推出“中秋赛诗会”,短短几天就产生诗歌15万首。截至昨日上午,经由他的写诗软件,网友已写出27万多首诗,成就数以万计名“国家级诗人”。艺术遭遇技术,经由国内众多媒体的报道,“写诗软件”备受争议。

     10月20日,在长沙一间清静的屋子里,记者终于见到了剃光头自称猎户的他。他的生活圈里除了网络,就只有几个有限的亲人及好友,记者是很长一段时间来他“接见”的唯一陌生人——包括之前电视台要求采访时他也不愿意出镜,当然,在我们所拍的照片中,他再三要求把他的形象虚化成背景——他长期生活在电脑的背后,不习惯被人曝光。

     60秒拼成一首诗

     这个猎户,在网上是个猎人——从事编程已达十年,是“行内的‘老同志’”,“养家糊口不成问题”,2003年在长沙购房安家。最初他见到记者时还是略有腼腆,显然他不喜欢这种被采访的方式。

     关于“写诗软件”的出笼,他说“那纯粹是好玩”。今年9月8日,他照常上网,在论坛“守望轩”里,好友“苏飞”突然大发感慨,说在《猪之歌》专辑里,网络歌手香香唱的《泉水》“歌词那个好呀”,“没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是写不出来的”。猎户却对此“不屑一顾”,称“鬼扯蛋,这也叫中国传统文化?”并指出,“现代诗不就是打乱语文常识中的名词、形容词、副词的搭配,混淆不可能的主谓关系而作出的?”“这种主谓宾, 名形副的搭配越乱越好,越离奇越好, 古今结合, 洋为中用更好。”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他还即席填了两首诗:《无题》和《守望轩入梦》。

     即时成诗,而且颇像那么一回事,苏飞等网友不禁对猎户另眼相看。猎户琢磨着:“写诗很简单嘛,何不做一个自动写诗软件?现在的诗歌,不就是胡乱搭配让人看不懂的么?”想到便做,不出一个小时,一个小程序就出来了,并提供四种模板,网友只要按自己的想法输入几个关键词,不出60秒就写成一首诗。

     这个小程序在他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发布之后,没想到很快在网上传开了,几度把网站挤瘫。9月25日,他专门推出了一个网站,取名为“猎户星免费在线写诗软件”(http://www.dopoem.com),诗歌在网上成批量生产。

     10月22日,记者登录该网站,尝试做一回诗人。在写诗软件简易版里,记者选择“感伤”风格,按提示填入“常叹息”、“眺望”、“山川”、“枫叶”、“远方”、“笛”、“秋风”和“雨季”等,点击“提交”键即可。

     诗歌被“恶搞”了一回

     诗歌已沉寂多年,近期却因为冒出了个赵丽华,而备受关注,“写诗软件”的出现正当时。

     网易及时跟进,电话联系上了蜗居长沙一隅的猎户,9月30日始在网易文化频道推出“中秋赛诗会”,网页上题写着“手按键盘气自华”。10月10日,该网站文化频道主编申东旭在接受采访时称,“每天以两万首诗歌在网站后台生成,至今少说也有15万首了。”

     虽然赵丽华在网上很有名,但自诩并“不是文学爱好者,更不是诗人”的猎户之前并不知道她,发明这个写诗软件也不是针对她的,但“中秋赛诗会” 却拿他去跟“梨花姐姐”PK,为此,他也只好埋头“痛读”了一部分“梨花诗”,发觉“国家级诗人写的诗也就这样子。”自此,他给在网站里写诗的网友逐一评级:江南级、国家级、亚洲级、国际级,甚至火星级、宇宙级。

     有网友也借机进一步“恶搞”了一下“梨诗”,如模仿赵丽华“我终于在一棵树下面发现一只蚂蚁/另外一只蚂蚁/可能还有一群蚂蚁”一诗,写道:“我终于在上海发现一个×××(某贪官名字)/另外一个×××/可能还有一群×××”。

     在网站上,猎户写道:“在没有大师的年代,我们,让所谓的诗人滚开!现在,我们自己也会写诗!”

     他及他的《流浪情人》

     猎户强调自己并不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也不读诗,没有艺术细胞,开发写诗软件纯粹只是好玩。

     猎户在就读原长沙市商业学校时,曾当过校文学社的社长,编过社刊及校刊,不过,“最讨厌所谓的校园诗人”。他1997年毕业后一直从事软件编程工作,2004年6月14日,他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小说,考证“孙悟空与观音有暧昧关系”。文中,他把孙悟空取名为“拖着金箍棒的Tramper”,标题为《拖着金箍棒的Tramper和她的流浪情人》。

     他的创作动机是,那年正月初七,他心情郁闷,于是上网,读了篇旧文《给悟空找个情人》。他觉得诸多事迹展开不够,少了些传奇文学色彩,于是借《西游记》原文的内核,画蛇添足一番,重新润色写了一篇,便有了这样的一篇小说,目的是“博大家一笑以自娱”。

     对于中国的古典诗词,他却推崇有加,认为以李白、杜甫为代表的唐诗是后人永远难以企及的高峰。1997年他中专毕业后,混迹软件行业近十年时间,先后辗转于北京、上海、深圳及长沙,但他手头里一直带着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先秦诗词选》。

     猎户出生在长沙县乡下,从小学一直到初中都是在乡下就读。冬夏之际,在一户人家的屋前,总有一个小孩拿着课本上的星空图指认星星,那就是猎户的童年。

     中专毕业后,他本在长沙市的政府机构里从事信息工作,但两年后他辞了职,顶着老妈的骂声去了北京,两年后又去了上海,再到深圳等,两年一个地方。到深圳的第二天,他就建了“湖南人在深圳”的网站,成为在深湖南人的大本营。现在他住在长沙,工作就在家里进行,典型的SOHO一族。除了网络,他的闲暇时光用来跑步及游泳,为“免得洗头”,还剃了个光头。生活得简单而自在。

     到底是谁伤害了艺术?

     “写诗软件”的出现,给传统的诗歌界带来了震动,文学界纷纷指责其“十分荒唐”、“胡言乱语”、“伤害艺术”等等,认为“是把文学创作快餐化,是文化浮躁的表现”。一名以律师身份出现的网友还列举了“写诗软件”中的各种模板,称其套用了包括徐志摩、海子、顾城、席慕蓉、汪国真、赵丽华等人在内的诗作,指出其已经构成了侵权,“将面临法律瓶颈”。

     同样,在“写诗大家谈”论坛里,网友们也激辩得厉害,但大多数人还是声援了猎户。网友“土拨鼠阿佐”的声援帖还是用“写诗软件”写出来的诗歌呢:“荒唐不荒唐/天知道/地知道/开心不开心/你知道/我知道”。另一位网友则写道:“如果一个靠简单的文本替换技术起家的自动写诗软件能伤害这门所谓的艺术,这门艺术也没什么必要存在了,那就让我们伤害到底”!

     而在大家争论的同时,网友通过写诗软件还是以每小时400首的速度在生产着诗歌,至10月24日上午10时,已产生27万首诗。

     但尽管如此,记者认为,诗歌作为文学的一个门类,是需要激情和想像力的,如果仅仅去靠软件写诗,那么,这不仅仅是诗歌的悲哀,更是我们这个泱泱诗歌大国5000年的悲哀。

打赏